外業日記(一)——雪域高原的最美身影
作者:魏海民 來源: 原創 日期:2020-08-10 瀏覽:383 次 [] [] []

時隔三年,又一次來到了藏族高原地區,相同的藏式風格建筑、類同的脆弱生態、熟悉的牦牛與狼毒花,就連上礦山的路,糟糕的也是如此相似。誠然,香格里拉普朗銅礦礦區的自然環境,相比拉薩洞中拉礦區好似勝了一籌,你看,那寒風中搖曳多年的松樹們迫不及待地要向你訴說他們的偉大。

清晨,藍天白云,對于進入雨季的中甸來講,是難得的好天氣。心情也便多了幾分愉悅,今天是個好日子,至少不會淋雨了。工作區四千有余的海拔,倒不是什么大問題,無非就是上山喘喘而已,而平日里最煩的便是穿雨衣脫雨衣這種簡單與重復,可即便這樣,到下山時衣服還是濕的。

這是安靜的一個上午,陽光和煦,一帆風順。十四點整,蠻不講理的傾盆大暴雨,一聲招呼都不打就光顧了我們。來不及穿雨衣,放眼四周,一片碎石,連躲避也是那么的無助。

靜,出奇的靜,同組的兩人只能安靜的看著傘外那熟悉又陌生的雨,祈禱著快點停下來。周圍寂靜地只聽見淅淅瀝瀝的雨聲,三點、四點……我們像雕塑一樣的矗立在那里,等待著,等雨停,等進城拉設備的華哥來。雨貌似并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意思,又平白添了幾絲冷風,凍的讓人無處藏身。同伴小淙提議:收拾東西下山吧,冷的有點受不了,這么大的雨,華哥能不能上來還難說,我們先往下走著。此時小淙的心里,已經做好了準備——就是一直走,也要走回駐地!

60*40*20cm的鋁皮箱,瞬間被零零碎碎的儀器塞滿了,好似承受了許多本不該承受的重量。我們手腳并用的、深一腳淺一腳地小心向前挪動著下山,打破了山的寂靜,腳下的石頭不再沉默,砂石路上的水坑不再沉默。沉重的鋁皮箱,在左右手間來回的換動著,大家依然踉蹌的、安靜的走著,時不時的向彼此重復著一句話:換我提提,注意滑!而此時的華哥沒有半刻停息,頂著傾盆大雨在趕回來的路上,前方模糊的視線不得不讓他降低成30碼的時速,好似限住了他那焦急的心。矛盾的內心嘀咕著:兩位兄弟還在山上淋著雨呢,我要盡快上去接他們下山,但路不好走,也不能太快,得注意安全,可不能出現什么閃失……

繞過一個彎,兩個彎……小淙突然喊了起來:來了,上來了。扭頭一看,是的,上來了,華哥那過硬的車技,在雨中還是上了山。當車子直接停在身邊,車窗被搖下那一刻,迎接的是溫暖又鏗鏘的一句:先上車!

終于安全回到了駐地,大家顧不得換去身上濕漉漉的衣服,進門便拿起抹布打開鋁皮箱小心擦拭所有被淋濕的儀器,等擦拭吹干了全部儀器,才去換下了一身的泥濘。端著盆匆匆去洗漱間打熱水洗漱,被問起水熱不熱的時候,回答是:水是熱的。現實是早晨大家上山之后,礦山便停電了,在24小時沒有熱水的高原駐地,不是大家在山上被風吹雨淋的太冷了,感受不到水的無情,在這冰冷滲骨的水里,是眾人暖心的善意。

也許,每天走過車輪無數次碾過砂石路,趟過冰冷無情的流水,躲開下滑的石頭,你們都習以為常,忘記你們留下那似有似無的腳印,忘記你們那一身的泥濘,卻難以忘記這一天的經歷。大雨滂沱,你們擔憂著華哥能不能安全地上來,同時你們又很堅信,那時華哥一定會來!情感在相互傳遞著,此時的華哥也在小心地開車上山,因為山上還有兩位兄弟淋著雨呢,我得盡快趕去。當車子穩穩地停在身邊,雙方的牽掛終于在此時交匯:“先上車!”這就是工作中觸及到的溫暖。

或許是因為惡虐的環境,常年奔走在沙石雪峰中,大家的生活也不那么講究了,言語也變的平平淡淡,也顧不上許多細節。對兄弟的關心,是那烈日下遞過去的一瓶水,嘴里卻故意說是早晨沒注意帶多了;是兄弟上山氣喘吁吁時,默默幫他拿去背上的包、接過手中的儀器;是翻過那一道坎兒時伸過來的一只手,嘴里卻玩笑著說:這都上不來。

雪域高原上的兄弟們,克服著一切想到想不到的困難,努力的把工作向前推進......要開展工作,也要保護藏區脆弱的生態環境;化探取樣,每挖一個坑,又小心認真地填平,深怕污了這片大地;互幫互助,外業工作中你們心里想的永遠是兄弟。

你們,是雪域高原最美麗的身影,是我們學習的榜樣!(魏海民)

7.27物探走筆_1.mp4
上一篇: 呼倫貝爾的夏季
下一篇: 行者吳代誠
1024手机免费看片 亚洲国产综合自在线 在线看黄a免费网站 久久水蜜桃网国产免费网